94肉团子

微博id崽崽们的肉团子
乱七八糟的都产……

内个……邪教开车了啊……
【补偿大家祥林没开出来!】
【我一定会开出来!!】

走链接吧哈哈哈哈哈哈

高铁走起!

我会被封杀嘛……不会吧……
卡一天车没啥事吧……
反正可能也没人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安慰自己】

【祥林】惩罚

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
圈地自萌!!不喜勿入谢谢!!ooc预警!
文笔也差也不会开车介意左上角……
但不能骂我…我也很凶!

【感谢 @茹画小画画 太太提醒还有一辆车没开哈哈哈哈哈哈哈】
前文也是车…感兴趣戳链接

上一篇

准备回家那天,郭麒麟一个劲的往自己脖子上摸遮瑕,按理来说这么长时间,那晚跟陶阳的暧昧痕迹都应该都消了,可昨晚偏偏陶阳又摁着郭麒麟要了好几次。

郭麒麟想着要是被阎鹤祥发现了,“咦”郭麒麟打了个冷颤,可不敢想。
记得上次跟小姑娘多说了几句话,郭麒麟就两天没下床…

“老阎,你看这条项链好看不!”郭麒麟兴致勃勃的扯了扯自己的领子,把项链比在自己脖子上试。

“挺好看的,就它了吧。”阎鹤祥笑了一下,手上却紧紧攥着拳头。他分明看到郭麒麟领子下面的暗红色。

那是郭麒麟忽略的地方。
可阎鹤祥眼睛尖啊。

付完款,阎鹤祥紧紧的拉着郭麒麟的手,朝地下停车场走去。
“老阎…疼…你弄疼我了…”郭麒麟想挣脱面前的男人,却被男人紧紧攥住。

阎鹤祥听都没听郭麒麟再说什么,回头甩了一句“闭嘴”

车上,阎鹤祥突然问郭麒麟“大林,出去度假这几天怎么样啊。”
郭麒麟心里“咯噔”一下“挺…挺好啊,偶尔放松放松挺好。”
“是啊,那你晚上跟谁睡在一起啊。”阎鹤祥装着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我…我自己睡一间啊…都是大床,跟别人挤一起我睡不着…”郭麒麟冷汗都下来了

“郭麒麟,你最好给我说实话。”阎鹤祥话音一落,车也停进了车库里。
跟阎鹤祥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从来没听过他喊自己的大名。
郭麒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陶…陶…唔…”最后一个字还未出口,阎鹤祥便用唇堵住了郭麒麟的嘴,阎鹤祥咬破了郭麒麟的下嘴唇,阵阵血腥味传进了郭麒麟的口腔之中。

郭麒麟用尽力气推开阎鹤祥“你干什么。”
“你以后最好别在我面前提他名字。你俩都干什么了。”阎鹤祥沉着脸问道

郭麒麟打开车门下车,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胆子留下一句“你想的我们都做了。”
“郭麒麟你给我站住!”
阎鹤祥的声音回荡在车库上空。郭麒麟却跟没听见一般,自顾自的朝着电梯走去。
阎鹤祥狠狠的闷了方向盘一拳,骂了一声“操!”

等阎鹤祥带了怒气进了家门,看见郭麒麟正在翻找什么东西。
圆润丰满的臀部正对着阎鹤祥
阎鹤祥用冒着火气的眼睛盯着郭麒麟的臀部,大步走上前,狠狠的拍了一下,随即拽着郭麒麟的胳膊摁在墙上,让他面对着自己。

“啊!疼!你干什么!放开!”郭麒麟努力挣脱,阎鹤祥看着烦躁,用了点力气砍了一记手刀,郭麒麟迷迷糊糊的晕了过去。


车晚上开……因为没写完……激情开车
【可能辣鸡……】
因为我觉得我再不更大家都不爱我了【嘤嘤嘤】



真相是假【堂良堂】

“我告诉你不要相信那些表演出来的情爱
少年人善说假话 一个眼神骗过天下
在假象赖着不走的才是傻瓜”

#
“哟那您这说了相声全是从了良了”
“什么从良啊”
“从了我了啊”周九良温柔的看着孟鹤堂
这句话一脱口孟鹤堂差点没站住。
下了台,孟鹤堂小心翼翼走到周九良身后伸手环住了他。“航航……”孟鹤堂把头埋在周九良颈间,小声的喊着。


周九良刚解着大褂的第一个扣,感受到背后人的颤抖,他把手放在孟鹤堂之上,努力的掰开抱住自己的双手,推开孟鹤堂。

“孟哥,你这是干什么。”周九良冷冷的问

“你……台上说我从了你……”

“孟哥你还不明白台上是演戏台下才是生活吗?我们台上连名字都是假的。下了台你还是孟祥辉我还是周航。”





“那些相伴拼搏的日子不过找个人支撑自己不到下
只是恰巧出现他 换了别人也没差。”



#
孟鹤堂还没大红大紫的时候,票卖的实在是不堪入目。有的人就劝周九良,有一把好嗓子还会弹弦子,不如换个搭档。

周九良全部拒绝了
“我要陪着他一直走下去,我们不可能裂穴。”


难过的时候,孟鹤堂在家宿醉,周九良也陪着他但都控制好了自己。有一次两人都喝多了,纠缠到了床上。

自此以后 孟鹤堂如果有什么烦心事,当晚便一股脑的都发泄在周九良的身上。


这一年 师父决定捧他俩了。不过一年,孟鹤堂周九良两个名字便在整个圈里传开了。孟鹤堂高兴的时候还是会喝酒。但身边不再是周九良而是形形色色的各种男男女女。


周九良可能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每次也都识趣的躲得远远的。但有一次他还是没躲过。

孟鹤堂跟一个主办方谈生意,喝多了就回房间休息了。留了周九良一个人给主办,当晚看见两个壮汉架着昏迷的周九良进了一个房间。


第二天烧饼知道了这个事,质问孟鹤堂
“他是你搭档啊!!陪你走过了这么多年!你就这么让别人把他嚯嚯了??”

“当年是他自愿跟着我的,也是他自愿跟着我吃苦,我现在也不是非他不可,实在不行我们就裂穴,换个人我也一样上台。”


那面烧饼开了免提,周九良坐在床边泣不成声。






假的假的假的!!!!
不许上升!!!我很凶哦!!!
求求千万别【跪了】
写的也一般【可能我又挖坑了】
  
这个我想再写两篇……好虐……



【三个傻子的沙雕日常】

哈哈哈哈哈哈哈画画脑洞真是哈哈哈哈哈哈我觉得你可以继续👏
(假装没看到催更💩)

茹画小画画:





周九良有个问题困惑了很久。


久到已经想了三个小时。


为什么团子要叫团子呢?


所以周九良决定,亲自问问。


“你为什么叫团子?”


“因为你叫周九良。”


“两者有关联吗??”


“团子良团子良,你说有没有关联。”


“我仿佛听见有人在说我胖。”


“别仿佛,就说你胖呢。”






妹妹是周九良的亲妹妹。


虽然说出去没人信吧。


但真的是亲的!特别亲!


为了证明是亲妹妹,


她特地趁商演上货的时候跑到周九良面前对他说:


“九良,我是你妹妹。”


周九良内心是拒绝的,他不想有这么傻的妹妹。


“好~”


其实说这个‘好’字最主要还是想保命。


毕竟,妹妹很厉害。


具体表现在做饭很好吃。


吃不到好吃的周九良会很慌。






“哥,我没钱了贴补点儿呗。”


“九良,我也没钱了,嗯,懂我意思吗?”


周九良看着对面的两位瑟瑟发抖。


人生很艰难,辛辛苦苦赚的老婆本好像保不住了。


“哥,你未来老婆不在这儿坐着呢,难道你还有别的老婆?还是说你不准备娶团子?”


“周九良,你最好解释解释。等等,解释之前先把钱交出来,我准备换个录像机。”


“还有我,我想买几个……镜头,太贵了承担不起。”


“妹妹,我也想买镜头呜呜~买大炮,能怼脸上拍的那种……”


对面的人是魔鬼吧?周九良暗想。


“我说……你们……在家看不到我吗?花钱买车票,花钱买门票,花钱买录像机相机各种镜头,还花钱买我的周边?我一个大活人在这儿站着你们怎么不看?”


“哥你挺厉害呀,连周边都知道。”


“滚!”


“妹妹,别做饭了,我请你出去吃。周九良,你在家待着吧。”


最后,周九良乖乖交出钱包跟着妹妹和团子出去吃饭。


想想还有点儿心疼他。






妹妹做饭很好吃是公认的。


用孟鹤堂的原话说“就是因为吃妹妹做的饭九良才长胖的。”


妹妹笑而不语,侧头向周九良微微一笑。


“哥,我以后不做饭行吗?”


孟鹤堂很无辜,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说了一句话就被周九良“请”出去了。


最后为了吃到妹妹做的饭,孟鹤堂送了一张to签并强迫周九良也签名。


除了团子每个人都很高兴。






团子想吃葱油面的时候妹妹都自动远离她。


谁能想到妹妹不会做葱油面呢?


这个时候就显出周九良的厨艺了。


不过周九良是那种好说话的人吗?


“周九良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我想吃葱油面这么简单的要求都不能满足吗?追我的时候口口声声说爱我,追到手就这样对我吗?”


“不是你追的我吗?”


周九良一脸真诚的问。


“妹妹你评评理啊!!”


“嗯……我是在粉丝群认识你的,所以……是你先喜欢哥哥的吧……”


空气突然安静。


“谁能想到亲妹妹在粉丝群当卧底,哼。”


“谁又能想到我哥没事就拿我微博刷自己超话呢,哼。”


“大猪蹄子。”


“大猪蹄子。”


总之团子吃上了葱油面,拿到了周九良to签。


最幸福的事大概就是这样吧,我爱的人给我做饭,陪我吃饭。


如果周九良不一直吐槽自己要刷碗会更好。








◎【【【假的假的假的!!!】】】


◎再说一遍这是假的!!!


◎不要当真!!!如果你们当真的看我就跪下来求你们!!!


@94肉团子 如果某位太太看到这篇文的话,请考虑一下是不是该更文了🌚


◎妹妹不肯告诉我她的id我很不开心_(:з」∠)_


◎沙雕段子,想一直更(◔◡◔)



【堂良】ABO机器

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

ABO我写的十分垃圾不喜勿入!!

所有乱七八糟的都是假的假的!!

不许代入蒸煮!不然我很凶的!!

清晨的凉风顺着窗缝吹进了屋子,周九良微微睁开眼,呲牙咧嘴的摸了摸后颈传来的刺痛。又看了看旁边已经没有温度的位置。

做完了就知道是这个样子。周九良心想。

又依稀的想起昨晚孟哥标记了自己之后说了自己已经是他的人了,使劲皱了皱鼻子隐隐约约的闻到了从门外传来的清酒味道

“孟哥……”周九良红着脸推开卧室的门,看着孟鹤堂坐在沙发上抽着烟,又看了看已经满了的烟灰缸,就知道孟哥可能根本就没睡觉。

“九良,昨晚我们都不该这么冲动的。我不可能对你负责,你应该去把标记洗了。收拾收拾,哥陪你去医院。”孟鹤堂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吐出烟圈缓缓说道。仿佛这个事情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周九良愣在原地:刚刚孟哥说的是让我洗掉标记吗?“不……孟哥……我不去……我…我喜欢你……你…”

“喜欢我的多了去了,被我标记的也不是没有过,难道我要给你们每个人都负责吗?”孟鹤堂冷冷的说出这句话,每一个字都狠狠的砸在周九良的心尖上。

“九良你好好考虑考虑,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后你再想洗就更难了。我不是你最后的归宿。”孟鹤堂说完便起身顺手拿了一件西装外套搭在肩上,走了。

周九良瘫坐在地上,泪珠不断的往外掉。他不住的摸着自己后颈的印记,好似昨晚在床上温柔乡的孟哥跟刚刚出门的不是一个人一样。

omega天生对标记了自己的alpha有依赖性。而孟鹤堂习惯了一个人自由自在,以前也年轻莽撞过标记了一个omega,可他听了孟鹤堂的去把标记洗掉了,最后也找到了灵魂伴侣。

两周过去了,孟鹤堂只回家过两次,见了周九良也没话说。周九良见了孟鹤堂什么都想说但什么都说不出口,最后怯生生的问了一句:孟哥你什么时候搬回来住啊。

你什么时候想明白了我再回来。孟鹤堂留下了一句话便摔门而去。

转眼到了一个月的期限,周九良主动给孟鹤堂打了电话:哥咱们今天去医院吧。

想明白了?

嗯 是我不该拖累你的。

好,你等我我去接你。

周九良握着手里的化验单,苦笑了一下。孟哥对不起,我也不是故意瞒你的。化验单上HCG阳性几个字已经被周九良捏的褶皱不堪。


我今天的小段就这么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不起大家别打我(跪下)






【良堂】小野猫

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

圈地自萌!!突然脑洞!!

“周九良!你今晚别跟我一起走!”孟鹤堂歇斯底里的喊道,还随手朝周九良扔了一个枕头。

周九良刚从浴室围着浴巾出来就被砸了个正着,他抓了抓还在滴水的卷毛,也不知道自家先生这怒气从何而来。

孟鹤堂最近就是心烦意乱,天天没想给周九良一个好脸子看。

孟鹤堂这样也是有原因的。

他在周九良的手机里发现了一个联系人名字叫“激情小野猫”,看了以后也没多再看,便骂道“你他妈的和野猫过去吧!”

随后孟鹤堂拿起自己晚上要用的包,就去小辫儿的屋里去收拾了。

留下周九良一个人在空屋子里满满的一脑门问号:先生这是怎么了?

这晚上是纲丝节商演,有些粉丝很早就来到了剧场门口。周九良每每都嘱咐宠粉的孟鹤堂:别总走前门,走后门让她们看一眼就得了。

孟鹤堂今天把车停在了前门大门口,没挡也没躲也没带口罩就往后面唯一的通道走去。这一路只见好多粉丝路过孟鹤堂身边突然停下愣了一会反应过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堂主!!!”

孟鹤堂报以最甜的微笑回馈粉丝。不一会孟甜甜的私服图就出现在了超话里。周九良坐在小四烧饼的车里,偶然看到了孟哥的私服和甜甜的笑,又生气又好笑:不听自己的话,出门之前还怒气冲冲,这见了粉丝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下了车,跟小四说说笑笑的走到了后门门口,按照往常习惯想抽一根烟,但每次孟鹤堂都不让他抽,说烟味不好闻,还伤嗓子。但今天周九良特意在外面抽了一支,抽完就进了后台,他想让孟哥闻到他身上的烟味。

“幼稚鬼”小四在旁边跟烧饼吐槽道

“你当时比他幼稚多了好吧。”烧饼宠溺的刮了一下四爷的鼻子

孟鹤堂在化妆间抹头发,看见周九良进来了也不说话,只闻得一股子烟味“你怎么又抽烟了?”

孟鹤堂不满道。

周九良见孟鹤堂愿意跟他说话,赶忙跑过去环住他的孟哥,用一头钢丝球蹭孟鹤堂的后颈“先生我错了……可你为什么生气啊……”

孟鹤堂本被这小奶音弄的怒气减半,但又想到那个'小野猫',挣开周九良的怀抱“你自己想去吧。”

俩人第一个上台,说完了下了台孟鹤堂还是气呼呼的。

周九良觉得这事不能这么下去,拉着孟哥就往更衣室去……

翻云覆雨过后,

“先生您这回能说为什么生气了吧。”

“你自己看你自己手机通讯录!”孟鹤堂气喘吁吁但还是略带怒气道

周九良拿起手机,打开通讯录“激情小野猫”还停留在界面。

周九良噗呲笑了出来“先生您都不看看号码的吗”

孟鹤堂夺过手机“156425……”

这不是自己的手机号吗……

“谁特么是小野猫,赶紧给我特么改回来”

“您自己看看后背”周九良转过身,全是刚刚激情过后留下的痕迹。“怎么先生,非要把你日的喵喵叫才能叫你小野猫吗”

“滚蛋”






对不起大家写的乱七八糟的
脑子里全是堂主在我眼前我眯着眼也没看出来直到走近了我才开始拍照我真是瞎……

还有小周和四爷烧饼从车里下来我啊啊啊啊啊的差点冲到小周面前……




图不能商用!
二改二传私聊我!
不然我超凶!<(`^´)>
看看我们可爱的小周
我爱他😭
20180910纲丝节

其实不是高铁但我懒得找图……
谢谢小可爱们我这么长时间不更你们还不离不弃呜呜呜爱你们👄

还有催更的魔鬼们😐我也爱你们🙄

走链接!!谢谢!!
爱你们!啾咪~~

点我上车啦!!